望江

走了许多人,我还在这里,只是有点伤心而已。

【楼诚/衍生/诚楼】戏子背景

月巴的时空旅行:

 @党的女儿 一个靖蔺送给一个马鹿




我小少爷真是承包了所有戏子梗╮(╯_╰)╭ 




标题加粗=【未完结】




【荣霖/楼诚】半面妆     作者:双飞彩翼 (❤)


【荣霖】艳荣     作者:双飞彩翼 (❤)


【何霖】桃花雨     作者:南柯一梦 (❤)


【何霖】游园惊梦     作者:汤圆圆软绵绵 (❤)


【何霖】梨园子弟     作者:叫安非他命的怎么这么多 / 顾良逢 (❤)


【荣霖】似是故人来     作者:烟草一川(❤)


【楼诚】戏     作者:清和


【楼诚】平生     作者:酒昧


【楼诚】入戏     作者:零露


【楼诚】明家戏园二三事     作者:铁柱柱


【楼诚】韶光不负     作者:以眠


【楼诚】入戏(短篇)     作者:不污


【楼诚】西厢劫 民国AU     作者:铁柱柱


【楼诚】春闺梦     作者:海風


【楼诚】梨园(ABO)      作者:Serene


【楼诚】游园惊梦      作者:听风起


【楼诚】忽如一夜春风来     作者:鱿鱼先生


【楼诚】白月光     作者:酒糟草头


【楼诚】对花枪      作者:酒糟草头


【楼诚】单刀会      作者:酒糟草头


【楼诚】挑滑车      作者:酒糟草头


【楼诚】梅陇镇      作者:酒糟草头


【楼诚】大劈棺      作者:酒糟草头


【楼诚】听歌开脑洞之楼诚梨园AU       作者:KO


【荣许】入戏沉梦(戏服play)     作者:凌泫_找我先喊王太太


【荣霖】三生有幸     作者:凌泫_找我先喊王太太


【荣霖】十里桃花     作者:SCCCSC


【荣霖】一个脑洞     作者:JKaren


【榮霖】碧落月色清明     作者:老街散步


【荣霖】薄凉     作者:阮春花


【荣霖】戏疯子     作者:王氏一只大鬼


【荣霖】桃花扇     作者:东晋小狐狸


【荣霖】钗头凤     作者:糖炒栗子小姐


【荣霖】卿卿     作者:青春又美丽


【荣霖】掳来媳妇是男人     作者:囚鸟


【何霖】此心何处许     作者:凌泫_找我先喊王太太


【何许】霸王别姬     作者:献上肝与心脏


【何霖】戏子组2     作者:天坑脑洞


【荣霖】纹身      作者:金乌GUI


【荣霖】怀念      作者:喜欢.


【荣霖】化蝶(丹麦女孩梗)      作者:鲁森_想亩产一万八


【荣霖】梨花香(ABO)     作者:α玉子烧




【许一霖x何鸣】花旦的秘密      作者:呆妖精

做个整理&推荐:李熏然≠傻白甜的文

[有事烧纸]:

隔壁的 冷CP整理贴


近来写凌李文的越来越多了,质量是良莠不齐...数月前还看到有太太发文吐槽李熏然怎么就沦为了某些人笔下不学无术的吃货、傻白甜.


入坑半年,衍生中我最喜欢凌李,出名的不出名的文也刷了不少,早就想做一个文章汇总来盘点李熏然的人设没写崩的文...可惜三次元事情太多一直搁置了,趁着这次增加tag热度的热潮,把这个合辑整理出来.


不会写文不要紧,起码还会看文啊~


吃货不可耻,吃完了办正事的才是好警察...


长篇短篇混在一起了大家凑合着看吧...




1.狮子饲养手册  作者: 清和润夏


凌李圈乃至整个楼诚衍生圈里的镇圈之文,我相信大部分人都读过...也是我的入坑之作,在这之前只觉得李熏然很萌,从没想过看衍生文,感谢清和太太为我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2.真酒害人  作者: 穆穆不惊左右


穆穆大部分凌李的文都特别可爱,属于白甜而不傻的小段子~这篇的风格不太一样,比较沉重,引人深思.




3.贝加尔湖畔  作者: 蜜三刀


谭赵圈的名篇...凌李在里面只是副CP,但是光芒甚至盖过了主CP.




4.两个医生的同居史  作者: 红烧白月光


狮子入坑后我是坚定的凌李党,好基友坚持站凌赵~在这篇文里我们都达成了共识.里面的副CP谭李也让人印象深刻.




5.云之上  作者: 猫爪必须在上


对猫爪大人除了赞叹还是赞叹~故事很写实,格局也很大.有庄季线.




6.论李熏然到底会不会做饭  作者: 那么你说呢


这位太太也是以盛产小甜饼著称,三观很正,这篇文阐述了凌李的真谛:互宠.我们的李警官才不是巨婴~




7.意外  作者: 清水绕


一篇脑洞清奇的ABO,A变O的设定...其实是正剧向,而且后期有一种眼睁睁地看着美好事物毁在眼前的痛心感...属性为A的小狮子太带感了~




8.忠欲  作者: 再相逢


新人新作,热度不如之前的几个高...也写得很好.谭赵是主CP,目前凌李戏份不多,李警官勇敢、包容、善良.哦对,也是ABO设定.




9.海洋生物进化论  作者: 大哥眼里有星星


美好的水族馆相遇梗~很治愈.




10.离婚男人第二春  作者: 李然然的阿黄


不要被这恶俗的名字吓到了...内容比标题好看一万倍.




11.晚风和热干面  作者: 汤圆软绵绵


被提醒了搜文才发现,我看过这篇!!!汤圆太太的手笔,将美食、生活和谈情完美融入.




还有几篇暂时还没开始看,圈内评价也很高,一并推荐出来:


人上人 作者: 大灰狼的宝贝兔


贪狼 作者: 北歌南唱


2.5个昼夜  作者: 致力于研究宇宙


悬顶之剑  作者: 特能苏 (注:有士兵的CP混入)


同类 作者: 岂可修 (注:ABO设定)




以下是留言的太太们强推:谢谢大家~能找到的我都贴上来了,搜不到的八成是删文啦


心跳频率  作者: 祁风


你是人生四月天  作者: 塞翁


烟之外  作者: 冬节长至


遇见say hi,再见say bye 作者: 子___子


病入膏肓  作者: 白共饮


为往圣继绝学   作者: 青山有鹿(注:校园AU)


模仿犯 作者: 且歌(注:法医AU)


医患关系  作者: 是猫啊


青春作伴好还乡  作者: ~小狸子~(注:有杜方线)


平行交错  作者: 特能苏


三生三世戒·情人 作者: 肉肉月半子




P.S,之前看过一篇叫Always的凌李文还不错,ABO设定,但是里面有比较黑暗的情节…想起来都有些不舒服,就不跟这些文放在一起了,感兴趣的可以自己搜.



【蔺靖】艳鬼

北歌南唱:





楼诚衍生,短篇


私设如山,可当AU观看


OOC瞩目,逻辑已死,勿纠结


有一点情爱描写,不适者勿入


不艳的话是阁主的锅,我不背








1、


天子趁夜出宫。


他出宫却不喊蒙挚,只带列战英。轻裘良马,悄无声息地出了皇城。


萧景琰驾轻就熟地一路去了苏宅。


梅长苏不在之后,不知是因为害怕睹物思人,还是他生前刻意交代,这座宅子就这么空置下来。苏宅曾是金陵城风云变幻中岿然不动的风水宝地,如今风止云定,这里也就显出一派曲终人散的萧条来。以至于除了萧景琰偶至此处怀念故人外,已是人迹断绝,再无昔日鼎盛之意。


到了地方,萧景琰让列战英在外头牵着马,自己推门进去。列将军嘴动了几动,似是想要说些什么,终究是没说的出口。


大梁沉疴甚重,想要根治远非一时一日之功。天子勤政,若不是身边还有沈追蔡荃等人相助,平日里光是忙碌政务都不免要力不从心,更勿论抽出空来探访梅长苏旧居。只是今日乃是故人生辰,除非大渝此时兵临金陵城下,否则萧景琰是无论如何都要来此走这一遭的。


虽然久无人气,苏宅里倒还是原来的样子,并无想象中的荒凉破败。各间屋子都封着门,看不出什么情状。可院子里的花木奇石,仍像是有人悉心照料般错落有致,仍可见昔日梅长苏风雅清素之手笔。


萧景琰行至院中凉亭处。梅长苏不能着凉,却极爱这处凉亭,为此没少被晏大夫教训。只是如今再没人来这听风赏景,坐席上已落了一层的灰。萧景琰抚去浮灰,自己坐下,从怀中掏出铜壶并两只铜杯来置于桌上。


若要用一字来形容林殊,便是“豪”。林殊年少从戎,未识愁思,一向过得潇洒肆意。肉要大块吃,酒要大口喝,鲜衣怒马,气上云干,乃是金陵城内最最壮志豪情的少年英雄,不知俘获了多少红妆的少女春心。


然而梅长苏与他全然不似一人。梅长苏端端正正地往那儿一站,周身便都是文士风流的“雅”字,诗皮画骨,光风霁月,七分文秀,三分藏锋。此人一双手可搅动风云,亦可烹茶煮酒,杀伐决断存于言笑晏晏间,乃是国士无双的风蕴气度。


林殊与梅长苏一命相系,偏偏天差地别。然而岁月摧折了他的骨肉,锻磨了他的脾性,却偏偏没改掉他对酒的偏爱。


当年梅长苏便不缺什么,如今更不需要。萧景琰无它可为,只能在夜深人静时故地重游,祭一杯水酒与他,算是尽了心意。


萧景琰起身斟满杯中酒,将其中一杯洒于地上,正待端起另一杯,眼角余光竟瞥见白影一闪。夜色中那白色的影子突兀非常,萧景琰下意识地转头去看,却四下空空,什么都没有了。


他疑心自己看错,又左右扫视一圈。周围夜色深寂,哪里有什么白影,他便暗叹一声,怕是最近太过疲累,又心念故人,出现幻觉了罢。


如此一想,倒也宽心。萧景琰干脆也不去喝自己那杯,反而再去给那空杯里斟满。


然而他探身过去时,只觉得背后一阵轻微冷风吹来,后颈至脊背都被激起一片鸡皮疙瘩来。又不动声色地垂眼望去,只见身侧竟隐隐约约露出一截白色衣袖来。


萧景琰手顿了顿,就听后头有人道:“哎,当心,酒都洒了!”


话音未落,萧景琰猛然抽刀,接着转身之势,一刀朝身后人劈去!


他本是不愿随身带兵刃的。奈何列战英不肯,说是陛下既然不愿意让末将随身护卫,好歹带着顺手兵器防身。列将军虽然生着一副低眉顺目的乖巧脸,却实实在在是个倔的。他拗不过,只好应了,哪知竟真的派上了用场。


防身归防身,这毕竟不是沙场上你死我活的来去,他又不清楚身后人情况,没有贸然下杀招的道理。只是他功夫的路子本就是这般,又是突然出手,虽是收敛了五六分,仍是一不当心就要见血。


这刀出手他便知道不好,用力过甚,怕要伤人。然而刀势已成,仓促之间他收不住,只能眼睁睁看着刀锋朝身后人胸口直直袭去。


眼见就要血溅寒霜,却见那白影如游魂般,直直向后退了三尺,不多不少,正正好好避开了这一刀。


萧景琰未见过这等身手,也未曾料到这般变故,惊愕之色溢于言表。那白衣人猝不及防地被他袭来,也不不恼,只抄着手,悠悠道:“你戾气太重,不好,不好。”


此人白衣散发,月光下分外醒目,容颜挺峻,眉眼深隽,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明明是谦谦君子的端方相貌,却偏偏带着几分不羁。只是生得太好,倒也不觉突兀。


萧景琰沉默片刻,收刀入鞘,拱手致歉:“是我唐突,还请先生不要见怪。”


那人笑道:“无妨。”


又明知故问道:“陛下这是来祭谁呢?”


他一语便道破萧景琰身份。萧景琰微微变了脸色,握刀的手不由地紧了紧。却听那人道:“陛下不用如此紧张。我若真有恶意,陛下如今还能站在这里?”


这人口口声声喊自己“陛下”,言语中却无半分敬意。以他方才身手,想要无声无息地靠近自己根本不是难事。如若真想取自己性命,又何须主动现出身形来。


萧景琰想通此层,倒也豁达起来。干脆扔了佩刀,背手而立:“你是何人?”


那人并不急着答话,眼神落于萧景琰身后酒杯上,脸上露出一点怀念的神色来:“故人。”


他不愿答,萧景琰也不问。只是此人并无一点自觉,自行走过去端起杯子。酒是好酒,馨香扑鼻,那人闻了闻,脸上露出一点兴高采烈的神色来:“竟是三度秋——陛下懂得欣赏此等妙物,想来也是风雅之人。”


三度秋是取秋季新粮酿制初浆,待到来年取出,与老酒按一定比例调兑后再次窖制,如此反复三年后方能出窖。又因酒味浓醇,一日不饮,便如隔三秋般念想,故而得名三度秋。


只是这酒工艺复杂,稍有不慎便要前功尽弃。又因窖藏老酒日稀,每年调兑的新酒也越来越少,如今已是有价无市。寻常人怕连见都未曾见过的酒,此人却能一眼看穿,显然是个中行家。


萧景琰却摇头:“我不懂这杯中乾坤。只是我那故人讲究,不能怠慢。”


又问:“你缘何在此?”


那人一口饮尽杯中酒,赞道:“若我身后,也有人能为我祭下这一杯酒,倒也不枉一生。”


他像是才记起萧景琰问话,此时方道:“此处是我居所,我缘何不在此?”


萧景琰见他神色坦然,不像说谎,心中波澜既起,面上却按捺住,将空杯斟满,道:“既然如此,何不及时行乐,一醉方休?”


那人大笑敬他:“好!那便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吧!”


萧景琰抬手举杯,一饮而尽。


2、


第二日天子上朝时面色不豫。虽未言明,却在朝臣启奏时频频皱眉,显然是心中已有定数。众人皆是不敢多嘴,草草便都散了。


他们倒是多心了。萧景琰并非对他们有什么意见,只是昨夜喝多了酒,此时还在头疼罢了。


昨夜酒过三巡,萧景琰问起那人姓名来,那人沉吟片刻,自称陈先生。


萧景琰行事一向坦荡大方,不大看得上这等藏头露尾的形迹。但看此人行事为人中有豪气,并非是宵小之辈,只当他有苦衷,并不多问。


他与那人本应一面的缘分,偏偏被拉得长了,时不时总是想起,怎么也忘不了,日子一长,不由让他恼怒起来。


于是某一日午后,列将军惶惶然发现,皇帝丢了。


萧景琰这次连列战英也不带,自己骑了马,就奔苏宅而去。


他熟门熟路地推门进去,刚走到院里,便觉得眼前一花,有身影翩若惊鸿,转眼就落在他眼前。


萧景琰心里一动,却听那人唤道:“水牛!”


竟是飞流。


天子哑然。如今还喊得出“水牛”这名字的,也就只有眼前这个懵懂少年了。


飞流今天不知怎么的,竟穿了一身大红的衣服,头发也披散下来。萧景琰怎么看,怎么觉得这是个姑娘打扮。好在飞流生得俊俏,又还是少年模样,这么装扮也不觉得古怪。只是他看起来闷闷不乐,手里居然还抓着一只肥鸽子,手在鸽子身上摸来摸去,似乎在考虑从哪里扯下一丛毛来比较好。


可怜的小白毛畜牲吓得咕咕直叫唤。萧景琰看得有趣,不由温声道:“飞流,你怎会在这里?”


飞流睁大了圆圆的眼睛,想了想,认真地答他:“苏哥哥。想。”


言罢便低下头去,嘴撅起来,露出可怜巴巴的神色。


萧景琰跟着心酸,又愈发心软起来,问道:“谁跟你一道来的?”


也不知他说错了什么,飞流竟是堆起了一脸的委屈,气道:“没有!”


萧景琰倒是愣了。


他原以为那夜遇见的人是梅长苏旧部,带着飞流一起来的金陵。可如今一问,才知道飞流竟是自己一个人跑来的。他心中触动,又问:“那你何时来的?”


飞流想了想,又数了数手指,才答他:“一月。”


这么说他来了已有一个月了。


萧景琰又问:“那你可曾见过什么别的人没有?”


这次飞流倒是答得快,手朝萧景琰一指:“你!”


萧景琰哭笑不得,又不能把飞流一人扔在此处。他虽然武功高强,但在其他事上与稚童无异,这一个月来也不知他吃喝是如何解决,江左盟一干人等竟能放心让他独自呆在此处,可见对这孩子未有多么上心。


他念及此处,心中便更心酸,对飞流道:“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飞流歪过头看他,既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萧景琰引诱他:“庭生如今也在宫里,他若是见到你,一定很高兴。”


又道:“母后看见你也会高兴的,到时让她做榛子酥给你吃好不好?”


于是皇帝出宫一趟,捡回一个小飞流来。


萧景琰先带他去了一趟太后处。太后果然喜欢这孩子喜欢的紧,先拿了点心给他吃,又看他穿得古怪,把刚给庭生做的一套衣裳拿给他换上,再细细地给他梳头发。


等到收拾完毕了,萧景琰才带着飞流去见庭生。


大概是跟飞流呆一起久了,他也不免起了几分童心,没让小太监通传,直接推门进去。庭生正在桌前看书,见他进来,面色大变,慌慌张张地把书藏在衣袖里,起身拘谨地朝他行礼。


飞流却不管,开心地朝庭生扑去,去捉他的袖子,要跟他一起去玩。


庭生虽然少年老成,到底还是孩子,看见飞流,脸上不免露出惊讶和欢欣神色来。抬头看萧景琰,又紧张起来。他被飞流捉住袖子,藏着的书便遮不住,脸色愈发尴尬起来。


他这一点小动作萧景琰早看在眼里,对他伸出手去:“拿来。”


萧景琰平日不苟言笑时居多,庭生多少畏他。见瞒不住了,只好垂头丧气地把书从袖子里掏出来,递到萧景琰手里。


萧景琰随手翻阅一下,原来是民间的志怪话本,讲得是落魄书生偶然借宿荒宅,却遇得神秘美人,二人一见倾心,做了露水夫妻。后来书生得美人相助,金榜题名,风光回来迎娶美人时,才发现这美人原是多年前被人设计害死的小姐,心结难了,才有一缕香魂不散,被他遇见。


这等东西不成体统,庭生不用心钻研国书策论,却要看这些东西,萧景琰本是要发火的。可他忽又想起,当年小殊也是偷偷摸摸、一脸献宝模样把这类话本拿给他看,两个少年看得面红耳赤,却也同样津津有味。


他最终叹一口气,道:“太傅说你书读得不错,看得出是用了心的。”


又抬手把那书还予庭生:“不过这等东西上不得台面,也就是个意趣。翻翻就罢了,以后还是不要再看的好。”


庭生满脸通红,又是难以置信他的不追究。萧景琰看飞流一脸懵懵懂懂,轻笑一声,对庭生道:“飞流跟你许久不见,你陪他去宫里四处逛逛吧。”


待到两个孩子走了,他才若有所思地看着那话本,许久方转身回去。


3、


萧景琰再去苏宅时,已是几天之后。


他这次与前次不同,仍是趁夜而去。列战英照例在外等着,只觉得天子推门进去的时候,好像与前几次不太一样。


到底哪里不一样,他又不大说得出。大约是前几次总有点近乡情怯的迟疑,这次倒是没了,反而带了点……期许?


萧景琰仍是去那凉亭,照例一只酒壶,两只酒杯。第一杯先祭梅长苏,待他倒满第二杯时,眼角只瞥见白影一闪,再抬头时,已有人立于对面。


陈先生仍是抄着手,笑眯眯地看他:“你这是来赔礼了?”


萧景琰瞥他一眼:“我于你未有亏欠,何来赔礼之说?”


陈先生笑意更深了些。他乌泱泱的眼珠子映着月光,似是要滴出墨来的浓厚:“你把我的小飞流带走了。如今这宅子里除了我,连个会说话的人都没了,难道不该向我赔礼?”


萧景琰道:“你既不愿意,怎不出来拦我?”


陈先生没料到他有此一问,愣了愣,复又挂上笑容,道:“我那日不便出来,才被你钻了空子。你倒恶人先告状,该罚,该罚。”


萧景琰心中震动,嘴上却嗤笑一声,并不答话。


陈先生见他不语,便拖长了调子,懒洋洋问:“你既不是赔礼,又是做什么来了?”


萧景琰执起面前酒杯,对他虚虚一敬,淡淡道:“来与故人对饮。”


陈先生大笑,举杯与他相碰:


“不醉不归。”


萧景琰酒量算不得好,酒至半酣,眼眸愈发湿润起来,也显得愈发的亮,脸色却是渐渐沉下去,一双眼垂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突然听见陈先生道:“你好好的皇帝不做,却要深更半夜出来找人喝闷酒,是为了什么?”


萧景琰被他戳穿心事,闷闷道:“说了亦无益,不如不提。”


陈先生却不放过他,悠悠道:“让我猜一猜。”


“河西决水,万顷良田颗粒无收。朝廷拨了赈灾的银粮,到灾民手上的不过十之五六。有人瞒天过海,消息却还是传到了金陵。”


萧景琰猛地握紧了拳头,抬头冷冷道:“你怎么知道?”


陈先生不慌不忙地替他斟满杯中酒:“河西百姓哭啼滔天,我便是整日呆在这宅子里都能听见,你当然也听得见。”


萧景琰又垂下眼去,许久方道:“沈追我是信他的……河西乃平昌侯属地,定是他在里头捣鬼。”


言及此处,他恨恨拍桌,沉声道:“我平生最恨这等事,平昌侯竟视百姓生死如儿戏,从饿殍遍野里刨出金银填进自己腰包,比之当年的太子誉王之流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怎能轻饶了他!”


然而平昌侯谨慎狡猾,又有高人指点。下手虽黑,事却了得干净,抓不住一点把柄,比当年的庆国公不知高明到何处去。若不是夏冬与聂锋在河西游历时发现不对,一封密报回京,萧景琰竟还被瞒在鼓里。沈追虽派了人暗查,但均如泥牛入海,没半点音信。


念及此处,萧景琰便觉得心中苦楚。梅长苏在时尚有人为他指点迷津,如今他孤身一人,还有谁会为他掌灯明路,保他一往如前?


却听陈先生笑道:“此局不难解,只看陛下找不找得到机窍所在。”


萧景琰猛然抬头,目光灼灼,道:“此言何意?”


陈先生悠然道:“平昌侯府的账房先生前些日子屋宅走水,活生生被烧死在里头,家当物什全都跟他一起化成了灰。这账房先生没娶过亲,膝下没有子嗣,平昌侯心善,替他料理了后事,这件事就算了了。”


“可这账房当年在烟花之地里有个相好。他替那女子赎了身,养在城外尼姑庵里,就去塞外替平昌侯跑一趟买卖。他本意是想借这一趟存些家当,再风光娶她过门。谁知他走时这女子已怀了身孕,等他过了大半年后回来,这女子却在生产时香消玉殒,只给他留下一个儿子。这账房悲痛不已,又无力把儿子养在身边,只好把孩子送去道观里抚养。这等事情终究不足为外人道,因此旁人都不知道他还有这点骨血流落在外头。”


萧景琰的脊背不知不觉中绷得笔直,此时出言道:“此人如今在何处?”


陈先生却不答,饮尽杯中残酒,方自言自语道:“城北三十里处有一道观,听闻香火灵验,也不知是真是假?”


萧景琰沉声半晌,突然起身对他行一礼,肃然道:“多谢先生。”


陈先生笑而不语,起身去扶萧景琰。他的手温凉,有种让人安心的温度。


他此时方道:“我不过讲了一点奇闻轶事,你若能听出头绪来,那是你的本事,谢我作甚么?”


萧景琰冷眼瞥他,突然一笑,笑里带了无奈的了然:“我谢你陪我喝闷酒,不行吗?”


陈先生仍握着他手,笑得眼里都要溢出桃花来:


“求之不得。”


4、


沈追果然在城北的道观里找到了平昌侯账房的遗孤。


这年轻的道士形销骨立,尘霜满面,显然是历尽艰辛才到的金陵。他听沈追道明身份,先是埋头痛哭了一场,而后才从贴身处掏出一本账本交予沈追。


翌日沈追呈上账本,当朝痛陈平昌侯罪状。天子震怒,命蒙挚往河西传旨,押解平昌侯回京城待罪。


此事搅动朝局,一时之间金陵风云变色,朝臣人心惶惶。萧景琰倒是镇定的很,他了却一桩心事,却又惦记起另一桩来。


他召那为民为父伸冤的年轻道士进宫,才发现这年轻人的确有风骨。虽是面目憔悴,精神还是好的,答话也是不卑不亢,没有半分畏惧神色。萧景琰问了他些关于他父亲的事,又安抚了他几句。话都说得差不多了,他才随意问道:“说起来,朕倒有一件事要请教。”


年轻道士略有惶恐,仍是客气道:“陛下言重了,不知是为何事?”


萧景琰问:“这世上是否真有鬼神之说?”


年轻道士不料他问的竟是这事,愣了一下,方老实道:“此事众说纷纭,然而草民修道多年,只有听闻,未曾亲眼见过,是以不敢乱说。不过天道有常,鬼神亦有其道,若是流连于人世中,怕是执念过重,未必是好事。”


萧景琰若有所思。


其后他又去过几次苏宅。列战英心有疑虑,天子便干脆不再带他同去。


他总是随性而至,从不提前打招呼。然而无论他何时到,陈先生总是在的,就像是一直在等他。萧景琰每每到了,他便如前几次一般,不知从何处冒出来。


陈先生总是笑,萧景琰却心事重重。


他是藏不住话的人,终于有一天,他对陈先生道:“你还有什么执念未了?”


陈先生倒酒的手顿在半空,抬头愕然看他:“什么?”


萧景琰闷闷道:“我都知道了。”


他让蔡荃去查这宅子的情况。蔡荃虽是一头雾水,倒也领命,没几日就回了消息。


原来此处最早是前朝旧相的宅邸。此人天纵奇才,未及而立便已封侯入相,深得器重。然而这人锐意改革,推行新政,引起旧派臣子的不满。这些人买通宦官,一杯鸩酒毒死了皇帝,拥了尚在襁褓的太子即位。这位旧相知道大势已去,悲愤之余,引刀自戕。他死之后,这宅子便荒废下来。直到改朝换代后,因占着好市口,才被人整修改造后出手,换了几任主人,最终到了梅长苏手中。


那位前朝旧相,便是姓陈。


此刻萧景琰垂眼道:“我已知你是前朝陈相。只是生死轮回乃是天命,你若还有执念未了,不妨说出来。我定会尽力替你办到,你也早入轮回,再世为人,不要再在此处流连了。”


陈先生神色愣愣,连眼神都是茫然的。


而后他突然大笑起来,越笑越厉害,几乎要笑得跌落在地了。


萧景琰不解其意,不由恼怒起来:“你笑什么!”


却不防陈先生猛地欺身过来,在他耳后吹了一口气。萧景琰猛一哆嗦,下意识地就要躲,陈先生像是早料到似的,手臂早已箍住他的腰,他竟无处可逃。


只听陈先生低声在他耳旁道:“你是没看过那些话本里说的吗?像我这等孤魂野鬼,也没什么别的念想,就是要找个俊俏公子与他做夫妻的。”


这浑话说得太不像样,萧景琰浑身发抖,只不知是气的,还是什么旁的原因。他脸热得厉害,挣扎着想从这人怀里头出来。陈先生却沉沉一笑,笑里掺着黏腻的蜜,化都化不开。


他吻了上来。


萧景琰脑子乱成一滩浆糊,挣扎着想要推拒,却听那人从胸腔里低低唤出一声“景琰”。


他的嗓子像是鸩酒,毒杀了皇帝所有的思绪。


酒意让萧景琰身子发软。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进的屋子,也不知道是怎么被人按在了床榻上。唯有被冲撞地浑身发抖,不得不紧紧抱住身上人颤颤哀求时,他混沌的意识里才冒出一个念头来。


这所谓的做夫妻,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5、


飞流在皇宫里住了不少日子,已经熟了。庭生每日要去读书,他不好跟去,太后上了年纪,他也不好总去,于是时不时就到皇帝书房呆着。


萧景琰见他窜进来,也不见怪,顺手把桌上一盒点心推给他,自己继续看奏折。


只是思路一断便再难集中,他抬眼看看无知无觉的飞流,不由叹了口气。


那夜他被人折腾半晌,累得眼都睁不开。却惦记着第二日早朝,怎么都不肯睡,挣扎着要起来,到底还是被人按下去。


身边人把他拢在怀里,一下下拍他的背,跟哄孩子似的。萧景琰不知怎么就委屈起来,头埋在那人怀里,含糊道:“我是为了你好。”


那人的手顿了顿,方道:“我知道。”


又道:“只是你问的话,要琅琊阁主来解。”


萧景琰没做声,不知道是不是已经睡着了。那人便把什么东西塞到他手里,在他耳边轻声道:“你用这个可唤来琅琊阁的信鸽,让信鸽把这东西带回去,琅琊阁主自会来见你。你的惑,到时也自然会解。”


他又在萧景琰眉眼上亲了亲,叹息道:“睡吧,景琰。”


萧景琰第二日醒来的时候是在寝宫。小太监轻手轻脚地走过来,小声提醒:“皇上,该起了。”


萧景琰疑心昨夜种种皆是黄粱一梦,抬手抚额,手中却有什么东西掉落下来。


他拾起一看,是一枚碧玉鸽哨。


此刻萧景琰心不在焉,却听飞流突然惊叫起来:“水牛!水牛!”


他还没回过神来,飞流就匆匆跑来,用力摇他胳膊,一脸的可怜兮兮。


又听一人带笑的声音道:“小飞流,怕什么嘛,快到蔺晨哥哥身边来。”


飞流拼命摇头,往萧景琰身后躲,尽力地把自己藏起来。


萧景琰难以置信的抬头望去,只见房中不知何时站着一人,依然是素衣散发,容颜挺峻,眉眼深隽,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


眼见萧景琰望过来,蔺晨笑道:“陛下不是要见琅琊阁主吗?”


他朝天子张开手:“所以我来了。”


萧景琰嘴唇颤抖,片刻后猛地把手边一尊青铜镇纸朝蔺晨砸过去:


“你混账!”


这一击几乎是全力,速度极快,一般人根本避不开。蔺晨却轻飘飘地向旁边一让,步伐若飞鸿踏雪,乃是绝顶的轻功。


他方一止步,就看见一道青影闪过,原来是飞流趁他不备,匆匆逃了。


逃了也好。


萧景琰急促喘息,脸色又红又白。蔺晨见他气极,不敢说话,只好讷讷站着。哪知片刻后竟见萧景琰眼角发起红来,终于忍不住上前凑到他身边,唤道:“景琰!”


萧景琰嘶声道:“你骗我!”


蔺晨本想辩解,看见萧景琰脸色,只能垂首道:“是是是,是我不好。景琰,你不要生气。”


他从头至尾未说过自己是游魂,一开始隐姓埋名也不过是因为怕麻烦。只是他轻功卓绝,行路无声,又存了卖弄的心思,因此看起来便像是凭空而至一般。萧景琰遇见飞流那日,飞流刚被他捉弄过,说得不过是些气话,却叫萧景琰当了真。彼时他正在屋里制一味朝生暮死,这药药性古怪,从采下到制成药来最多不能超过十二个时辰,否则药效尽失。萧景琰来时正值成药的紧要时刻,他抽不出功夫去见人。等他终于腾出手来,萧景琰却已带着飞流回宫了。


种种阴差阳错,却弄得个啼笑皆非的结果。


蔺晨握住萧景琰的手,腆着脸笑:“景琰,我不是鬼怪,却还是要与你做一世夫妻的。”


萧景琰一巴掌拍在他脸上,却没怎么用力。


蔺晨衔住他手指,笑盈盈地把人按在了怀里。


他有许多话要与萧景琰说,但并不着急。


反正他还有一生的时间,与他慢慢解释。


等等又何妨。


 


 




 


 


 


 


End.


 


 


 


 



就是吃不下谭赵

阿不

目录-A:

主页:http://sporule.lofter.com


*注:作者在诗一行期间,曾经改过一个名字——因诗得其详。 美丽人生期间,改过一个名字——我不识君面。不过只用了一天。







【楼诚】[AU]《殊途同归》第一章【今日立冬】


【楼诚】[AU]《殊途同归》第二章【如何撬开铜墙铁壁】


【楼诚】[AU]《殊途同归》第三章【宜与不宜做的事】


【楼诚】[AU]《殊途同归》第四章【小团圆】


【楼诚】[AU]《殊途同归》第五章【并无苟且之事】


【楼诚】[AU]《殊途同归》第六章【锄奸行动】


【楼诚】[AU]《殊途同归》第七章【死棋】


【楼诚】[AU]《殊途同归》第八章【生死搭档】


【楼诚】[AU]《殊途同归》第九章【代号青瓷】


【楼诚】[AU]《殊途同归》第十章【假如遇见你三次的话】


【楼诚】[AU]《殊途同归》第十一章【家园】


【楼诚】[AU]《殊途同归》第十二章【风骤起】


【楼诚】[AU]《殊途同归》第十三章【以我之姓,为你之明】


【楼诚】[AU]《殊途同归》第十四章【最后的魔术】


【楼诚】[AU]《殊途同归》第十五章【待到春日到来】


【楼诚】[AU]《殊途同归》第十六章【湖畔旁,树林边】(全文完)


写在《殊途同归》完结之后


*注:《殊途同归》有一篇未公开的番外,只收录在同人本中








【蔺靖】《诗一行》卷一《三锦囊》之章 其一


【蔺靖】《诗一行》卷一《三锦囊》之章 其二


【蔺靖】《诗一行》卷一《三锦囊》之章 其三


【蔺靖】《诗一行》卷一《三锦囊》之章 其四&其五


【蔺靖】《诗一行》卷一《三锦囊》之章 其六&七&八


【蔺靖】《诗一行》卷一《三锦囊》之章 其九&其十(完)


【蔺靖】《诗一行》卷二《四杯酒》之章 其一至四


【蔺靖】《诗一行》卷二《四杯酒》之章 其五&其六


【蔺靖】《诗一行》卷二《四杯酒》之章 其七


【蔺靖】《诗一行》卷二《四杯酒》之章 其八&九&十(完)


【蔺靖】《诗一行》卷三《五重塔》之章 其一&其二


【蔺靖】《诗一行》卷三《五重塔》之章 其三&其四


【蔺靖】《诗一行》卷三《五重塔》之章 其五&其六


【蔺靖】《诗一行》卷三《五重塔》之章 其七至其十(完)


【蔺靖】《诗一行》卷四《六弦琴》之章 其一至其三


【蔺靖】《诗一行》卷四《六弦琴》之章 其四至其六


【蔺靖】《诗一行》卷四《六弦琴》之章 其七


【蔺靖】《诗一行》卷四《六弦琴》之章 其八


【蔺靖】《诗一行》卷四《六弦琴》之章 其九&其十(完)


【蔺靖】《诗一行》卷五《七步棋》之章 其一&其二


【蔺靖】《诗一行》卷五《七步棋》之章 其三&其四


【蔺靖】《诗一行》卷五《七步棋》之章 其五&其六


【蔺靖】《诗一行》卷五《七步棋》之章 其七&其八


【蔺靖】《诗一行》卷五《七步棋》之章 其九&其十(完)


【蔺靖】《诗一行》卷六《八字诀》之章 其一至四


【蔺靖】《诗一行》卷六《八字诀》之章 其五至七


【蔺靖】《诗一行》卷六《八字诀》之章 其八


【蔺靖】《诗一行》卷六《八字诀》之章 其九&其十(完)


【蔺靖】《诗一行》卷七《九连环》之章 其一&其二


【蔺靖】《诗一行》卷七《九连环》之章 其三至其五


【蔺靖】《诗一行》卷七《九连环》之章 其六至其八


【蔺靖】《诗一行》卷七《九连环》之章 其九


【蔺靖】《诗一行》卷七《九连环》之章 其十(完)


【蔺靖】《诗一行》卷八《十里城》其一至其三


【蔺靖】《诗一行》卷八《十里城》其四至其五


【蔺靖】《诗一行》卷八《十里城》其六至其七


【蔺靖】《诗一行》卷八《十里城》其八


【蔺靖】《诗一行》卷八《十里城》其九至其十(完)


【蔺靖】《诗一行》卷九《一行诗》其一


【蔺靖】《诗一行》卷九《一行诗》其二


【蔺靖】《诗一行》卷九《一行诗》其三至其四


【蔺靖】《诗一行》卷九《一行诗》其五至其十(完)


【蔺靖】《诗一行》卷十《两心誓》其一


【蔺靖】《诗一行》卷十《两心誓》其二至其三


【蔺靖】《诗一行》卷十《两心誓》其四至其五


【蔺靖】《诗一行》卷十《两心誓》其六至其八


【蔺靖】《诗一行》卷十《两心誓》其九至其十(全文完结)


一行诗,千万言——写在《诗一行》完结之后


*注:《诗一行》有未公开的番外,只收录在同人本中



 





【谭赵】《美丽人生》1


【谭赵】《美丽人生》2


【谭赵】《美丽人生》3


【谭赵】《美丽人生》4


【谭赵】《美丽人生》5


【谭赵】《美丽人生》6


【谭赵】《美丽人生》7


【谭赵】《美丽人生》8


【谭赵】《美丽人生》9


【谭赵】《美丽人生》10


【谭赵】《美丽人生》11&12


【谭赵】《美丽人生》13


【谭赵】《美丽人生》14


【谭赵】《美丽人生》15


【谭赵】《美丽人生》16


【谭赵】《美丽人生》17


【谭赵】《美丽人生》18


【谭赵】《美丽人生》19


【谭赵】《美丽人生》20


【谭赵】《美丽人生》21


【谭赵】《美丽人生》22


【谭赵】《美丽人生》23


【谭赵】《美丽人生》24


【谭赵】《美丽人生》25(全文完结)


【后记】跑下去,在终点与你们相遇——写在《美丽人生》结束之后


*注:《美丽人生》有未公开的番外,只收录在同人本中


【楼诚/楼诚衍生】PWP文合集 第二弹

你别不信我真的是王凯啊:

1.pwp合集,不喜误入,勿举报


2.各文排序无先后,整理已获太太授权


3..黑体加粗则表示点进太太的归档页面有新♂发♂现【五篇以上黑体加粗】


4.注意预警


5.链接跳转异常或者有其他的欢迎私信或评论告知


6.这次是会玩的谭赵组,大家吃肉愉快


楼诚


【伪装者/楼诚】销魂刃(上) (中) (下) by 鸢尾墓。 


【楼诚】Toxic(PWP,女装梗) by 鸢尾墓。


【樓誠】R18挑戰 by 阿橘.P


【伪装者-楼诚】纪念日(短篇,一发完结) by 茶三查 (个人楼诚&楼诚衍生文目录


【楼诚】笔锋(肉·一发完结)by 茶三查


【楼诚】明长官的恶趣味系列(pwp 肉 污)上     by 临娘_DRRRRRRRR


 明长官恶趣味系列(pwp,肉)   by 临娘_DRRRRRRRR


【楼诚】如果明楼囚禁了阿诚 上      下   by 临娘_DRRRRRRRR  


【楼诚】酒和性爱(pwp?高污) by Rain的随记


【楼诚】草木萌(PWP) by 多比闪闪 


楼诚。(肉)你就是我的新年 by 七玦 


楼诚。拈酸品酢。污/完  by 七玦


【楼诚/ABO】发情(一个简短的车) by 旅鹿


【楼诚】惩罚游戏(上) (下) by 蛇精病大发作地西泮 (【楼诚及楼诚衍生】蛇哥的产出目录


【楼诚】开荤(完整) by 蛇精病大发作地西泮


【楼诚】一醉方休 PWP by 关山北 (一个目录


(性转预警)缝隙 【阿诚性转pwp】 by 不是面粉厂 【袖底存档】


谭赵


【谭赵】末日(NC-17) by Vinoro


【谭赵PWP】汗如雨下 by 烟草一川 


【谭赵】今天晚上到我别墅来一趟(重口慎入,严重OOC) by _TRUMP串 


【楼诚衍生/谭赵】轻拢慢捻抹复挑(PWP/BDSM) by 鸢尾墓。


【楼诚衍生/谭赵】谭赵真会玩系列之初遇。(PWP) by 鸢尾墓。


【谭赵】试衣间paly上    by  白兰鸽巡游记 


《【谭赵】官能小说》 by 发条包


【谭赵】酒与糖(上) (下) by 茶三查 


樓誠衍生·譚宗明x趙啓平·一晌貪歡 by 柒诃。 


【谭赵】夜行列车(上)  (下) by 昔贰


【谭赵】秘密(肉) by 御姐朵


【谭赵】霸占弥朵(慎入) by 楼诚夫夫的家园


【谭赵】作天作地赵医生VS日天日地谭总裁(PWP)Work-LifeBalance by Silvia安歌


谭赵 | 兽  by 陆放 (一份满是爱意的目录


【谭赵】成人礼(污) by 慕南竹家的小慕 


都是套路【pwp】【链接已补】 by 尚有【【【蝉】】】


【谭赵pwp】有钱人是如何躲雾霾的 by Rain的随记


【谭赵】做吗?(一辆车) by 今天的我也是如此的小清新 


[谭赵][楼诚衍生]书房的秘密 by 羌笛何须


【谭总想怎样】谭赵 上       by 囚鸟


[谭赵NC17]Petrichor by 无声 (【楼诚目录】就算终于忘了也值得。


【楼诚衍生/谭赵】半夜手术台上大张双腿的值班医生(一发完) by 季娘


【楼诚衍生】【谭赵】霸道总裁的小护士【大污前篇】   【下】 by 风起兮


【谭赵】成年礼物(开一个车)  by 旅鹿


【谭赵】F**k Me Till I Cum【污】 by Lucian Borgia


【谭赵】pwp 浴室对镜白衬衫play by 体履佳安 


凌李


【楼诚衍生】此心安处(CP:凌李,R18) by   @灯下黑 


【凌远x李熏然】We Were Born Sick by Vinoro


【凌李】没羞没臊的日常(有肉) by 御姐朵


【凌李ABO】欲求不满(肉 一发完) by 布林布林


【凌李】小蓝片(一发完) by 布林布林


【凌李】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甜一发完) by whatdidfermiparadoxsay


[凌远x李熏然][楼诚衍生]one night(污 by 一个少女李阿妖


【楼诚衍生/凌李】 小李警官的大保健 (PWP 一发完)上   by 木一一


凌赵


【凌赵】海上钢琴师(豪华游轮系列 / 污 /一发完) by Wuli_明薰


【凌赵】纵欲过度(R18肉预警) by 小葵fa~


谭李


【谭李】谈恋爱了不起(pwp) by 鱼烤


蔺靖


【蔺靖】无题 by 逐月照君_晨夜


【蔺靖】【蔺靖璞】3P 两生花 by 凌泫_找我先喊王太太


【蔺靖】鱼欢水暖pwp污 by 墨不浅 (闪电墨浅的目录


蔺靖 | 巫山雨 PWP by 陆放 


【蔺靖】白蟒传(上) by 党的女儿 (一个目录


【蔺靖/现代】夜将尽 by 鱼烤


黄曲


【楼诚衍生】The Bird of the Wildness(CP:黄曲,R18) by 灯下黑


【楼诚衍生】Pourri Plein(CP:黄曲,ABO,R18) by 灯下黑


【黄曲】记得你说过的(上) (下) by 十一


黄陈


【黄陈】私生活(pwp) by 鱼烤


谭陈


酒酽花浓。楼诚衍生/谭陈/污 by 七玦


荣方


【楼诚衍生】仲夏夜之梦(CP:荣方,R18) by 灯下黑


李川奇x赵启平


【楼诚衍生】海棠冬睡(CP:李川奇X赵启平,R18) by 灯下黑


杜方


【杜方】春草约(pwp) by 鱼烤


【杜方】做吗?【完】 by 今天的我也是如此的小清新


诚楼


【然远】春风沉醉的夜晚(完) by 旅鹿


【方杜/ABO】第一次(一个车) by 旅鹿


【诚楼】迟到了一天的发车pwp by 咸鱼翻了身是另一面的咸鱼 (文章目录


↓↓↓RPS预警


东凯


【东凯RPS】Hello stranger(上) by _如果星星會說話 (浮景景的归档目录(持续更新)


《【东凯】爱的故事》 by 发条包 


[rps/东凯]如法炮制(上) by 春风不度


【东凯】吻戏陪练(污) by 来一杯东boy加点凯凯王


【东凯】七夕不开车像话嘛 by 来一杯东boy加点凯凯王


【东凯】撩的就是你(污) by 来一杯东boy加点凯凯王


=========================


这一弹因为间隔时间比较长,好几天不在家,难免弄得有些混乱,希望大家见谅


下一弹见

口罩老师的文章链接整理

mockmockmock:

谢谢更新。新年愉快。


一個橙子有點橙汁:



弃权声明:




文章分类、排列顺序及其他所有解释权均归 @mockmockmock








注:更新于2017年2月8日




因为三次元的事情无声离开,却还是回来了。




转眼,从最开始整理口罩太太的文单,到现在,竟然一年了呢~








非常喜欢口罩的文——细水长流又甜得不得了,总是非常的温柔。楼诚相互信任,又相互依靠。他们是独立的个体,却又是彼此的港湾。 这些词快被我用烂了可是这就是我心中楼诚的样子  




我喜欢在LOFTER上看文,所以把链接整理出来,看起来方便。








口罩老师写的文有三个时间线。




第一个是别日何易时间线。




长篇:别日何易(正文及番外)、盐的故事。




短篇:花与少年、春风不改、青瓷。




口罩老师整理的时间线




别日何易版地图以及时间线




第二个是AYLI时间线 (现代AU)。




长篇:As You Like It(正文及番外)、美人如花隔云端(台丽)。




短篇:若干




第三个是原著/原剧时间线。












以下链接。








············别日何易时间线···········




JUSQU'À CE QU'ON SE RETROUVE




正文




维也纳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维也纳 (一)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维也纳 (二)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维也纳 (三)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维也纳 (终)




剑桥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剑桥(一)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剑桥(二)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剑桥(终)




南京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南京 (一)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南京 (二)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南京 (终)




巴黎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巴黎 1932 (一)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巴黎 1932 (终)




列宁格勒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列 宁格勒 (一)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列 宁格勒 (终)




断章·在风雨中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断章 在风雨中 (一)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断章 在风雨中 (终)




上海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上海 (一)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上海 (二)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上海 (终)




断章·茴香和白银的夜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断章 茴香和白银的夜 (一)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断章 茴香和白银的夜 (二)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断章 茴香和白银的夜 (三)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断章 茴香和白银的夜 (终)




巴黎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巴黎 1939 (一)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巴黎 1939 (终)




苏黎世




别日何易 之 尾声 苏黎世 (一)




别日何易 之 尾声 苏黎世 (终)




番外




早秋




别日何易 之 番外 早秋 (一)




别日何易 之 番外 早秋 (终)




苦艾之夜




别日何易 之 番外 苦艾之夜 (全)




早春二月




别日何易 之 番外 早春二月 (一)




别日何易 之 番外 早春二月 (终)




春风不改




[楼诚] 春风不改




[楼诚] 春风不改 (二)




[楼诚] 春风不改 (三)




[楼诚] 春风不改(终)




后记




一个不算后记的后记




(全文下载:校对版全文








后来太太写的番外~




别日何易之 断章 雪松与大马士革




别日何易 断章 雪松与大马士革 2




别日何易 断章 雪松与大马士革 全




一个插不进大马士革但不写有点可惜(才怪)的梗








盐的故事




盐的故事 13/11/2015




盐的故事 (二)




盐的故事 (三)




盐的故事 (四)




盐的故事 (五) 




盐的故事 (五) 全




盐的故事 (六)




盐的故事 (七)




盐的故事 (八)




盐的故事 (九)




盐的故事 (十)




盐的故事 Extra Episode




全文下载:




盐的故事 Word版本




排版:




《盐的故事》和《一个AU》的排版PDF      




《盐的故事》修订版




补充:




盐的故事 回国前夜








短篇




青瓷




[楼诚] 青瓷




[楼诚] 青瓷 (续篇)




花与少年




【楼诚】花与少年




【楼诚】花与少年 终












············AYLI 时间线···········




As You Like It




PART 01 北京之夜




撞坏了文物你是要赔钱的!




【楼诚】As You Like It Ch.01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1 全




哎呀我的好姐姐!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2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2-2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2 全




这个妹妹我是见过的!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3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3 - 2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3 全




夏夜从你的唇边吻来的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4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4 全




老房子爱情故事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5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5 - 2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5 全




天气宣和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6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6 全




卿本佳人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7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7 - 2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7 全




爱欲之人,犹如执炬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8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8 - 2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8 全




一千零一个秘密和唯一的爱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9




病中记




【楼诚】AYLI番外 病中记 1




【楼诚】AYLI番外 病中记 2




【楼诚】AYLI番外 病中记 3




【楼诚】AYLI番外 病中记 4




【楼诚】AYLI番外 病中记 全




PART 02 四海皆家




星夜




【楼诚】AYLI 番外 星夜




【楼诚】AYLI 番外 星夜 2




【楼诚】AYLI 番外 星夜 全




一个无题




AYLI番外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肉在这里(?)




节要过,饭更要吃




【楼诚】AYLI 番外 节要过,饭更要吃




【楼诚】AYLI 番外 节要过,饭更要吃 2




【楼诚】AYLI 番外 节要过,饭更要吃 3




【楼诚】AYLI 番外 节要过,饭更要吃 全




那场有月亮、鹿和威士忌的探险




【AYLI番外】那场有月亮、鹿和威士忌的探险




【AYLI番外】那场有月亮、鹿和威士忌的探险 2




【AYLI番外】那场有月亮、鹿和威士忌的探险 3




【AYLI番外】那场有月亮、鹿和威士忌的探险 全




PART 03 姑苏四时




梅花先趁小寒开




【楼诚亲情向】梅花先趁小寒开




【楼诚亲情向】梅花先趁小寒开 全




杏花消息雨声中




【楼诚】杏花消息雨声中




【楼诚】杏花消息雨声中 2




【楼诚】杏花消息雨声中 全




绿树浓荫夏日长




【楼诚】绿树阴浓夏日长




【楼诚】绿树阴浓夏日长 全




春来江水绿如蓝/杏花微雨湿轻绡




【楼诚】杏花微雨湿轻绡




【楼诚】杏花微雨湿轻绡 全




PART 04 小甜饼干




【楼诚】As You Like It 番外




这么喜欢看删掉的话后面那就补一点儿




【楼诚】AYLI番外 出柜这回事吧 II




【楼诚】出柜这回事吧 III








没有收到书里的~




长风几万里




【AYLI番外】长风几万里




【AYLI番外】长风几万里 2




糯米呀




【楼诚亲情向】糯米呀




西瓜呀




【楼诚亲情向】西瓜呀








【楼诚】A Summer's Day




【楼诚】 A Summer's Day 2








【楼诚】Winter's Tale




【楼诚】Winter's Tale 2




【楼诚】Winter's Tale 全








美人如花隔云端 




【台丽】美人如花隔云端




【台丽】美人如花隔云端 2




【台丽】美人如花隔云端 3




【台丽】美人如花隔云端 4




【台丽】美人如花隔云端 5




【台丽】美人如花隔云端 6




【台丽】美人如花隔云端 7




【台丽】美人如花隔云端 8




TBC












············原著/原剧时间线···········




如此夜




如此夜




【楼诚】如此夜 II




【楼诚】如此夜 II 2




【楼诚】如此夜 II 全




毫不负责任的后续




【楼诚】如此夜 外篇 一蔬一饭




如此夜 III




如此夜 IV




如此夜 IV 2




如此夜 IV 3




你我相逢在黑暗的海上




[楼诚] 你我相逢在黑暗的海上




[楼诚] 你我相逢在黑暗的海上 之 猫与小黄鱼




[楼诚] 你我相逢在黑暗的海上 之 吃茶去




[楼诚] 你我相逢在黑暗的海上 之 桨声灯影




[楼诚] 你我相逢在黑暗的海上 之 桨声灯影 全








蟹螯即金液








心花




【楼诚】心花




【楼诚】心花 2




【楼诚】 心花 全




【楼诚】心花 外一篇 金屋








············其他文章···········




一号AU




一个AU (全?)




一个AU的后续:向西边走去 (全)




二号AU




继续来写AU:桑拿




(排版:《盐的故事》和《一个AU》的排版PDF




三号AU




一只仓鼠




























整理了两个小时,可并不觉得很漫长——大概是因为心里有爱,自己又有这个强烈的意愿吧。




感谢口罩老师产粮,祝你情人节快乐。




于2016.02.14